保合集团

走进保合

新闻中心

旗下公司

保合地产

集团产业

人力资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地址:

吉林省长春市经开区自由

大路5188号开发大厦5楼

电话:

0431-89253440

教育资讯

国外养老保障给我们的启示

2017-06-27

       21世纪,人类将不可避免地经历"人口老龄化振动",最直接、最突出的影响就是社会养老负担加重。解决老年人的养老和医疗问题,既是个人和家庭的头等大事,更是政府和社会的首要职责。世界上不同的民族、地区和国家,由于历史传统和发展条件不同,解决这个问题都各有各的高招。欧洲比我国提前100多年步入老龄化社会,是世界上"最老"的地区,在解决养老问题上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之处。本文就欧洲养老保障新动向给我们的启示做以粗浅探讨。

       国家由直接提供养老床位,向出钱让老人自己买服务转变,养老机构逐步由公办向私办发展。  

       作为福利国家的起源地和典型代表,欧洲老人养老就是靠国家,通常不考虑自己应该做什么。在养老保障上,各国每年都要投入大量的人、财、物。以德国为例,仅2004年就在这方面花费了200亿欧元(据欧盟一份关于老龄化对公共财政支出影响的报告)。为了缩减日益庞大的养老经费,各国都在寻求更经济、更有效的路子。  

       荷兰正在探索建立一项叫carebudget的老年人照料年金计划,老年人如果不要国家提供养老床位,便可领取一份照料金,自己去社会购买需要的服务。这笔费用每年人均50000欧元,只相当于国家用于养老床位开支的2/3。去年,全国共有85000人选择了这种方式养老,至少为国家节约了3.3亿欧元。  

       国家由直接供养老床位,转向发钱让老人自己买服务,不仅压缩了养老金开支,而且促进了私人养老企业的发展。在英国,最近4年内,私人控股公司已买断了全国90%的大型养老院的经营权;在西班牙,最近8年私人开办的养老院有近5000家,另外还有25个大型老年社区正在建设中,预计2010年底全部竣工。 

       我国现有的养老机构仍然是以公办敬老院、老年公寓为主,以私办养老机构为补充的架构。多数公办养老机构,完全依赖政府的扶持运作,每年要投入大量的人、财、物,经营缺乏活力,程度不同地存在高投入、低效益的问题。由于整个老年服务产业形不成应有的市场竞争,私办养老机构经营困难,公办养老机构服务质量难以提高。近几年,许多省、市已经或正在出台促进社会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政策法规,但多数是"补床不补人",即建一张养老床位给补多少钱,而床位的利用效率、是否真正让老年人受益,则少有人问津。这容易给投机者钻空子,享受着国家对养老产业的优待政策,建高档宾馆、变像搞房地产开发,说是建老年公寓,可真正有几个老人能住得起?这样的老年公寓建得再漂亮、再豪华,对老年人养老又有多少益处,值得反思。我们是否也可以采取某种形式,把每年国家用于养老机构建设上的资金,直补给需要的老年人,老年人拿着这笔钱从社会上购买服务,"钱从国家来,服务向社会买",这样既可以确保国家补贴真正用在需要的老年人身上,又能在一定程度缓解国家投入不足的矛盾,还能强化市场竞争,促进养老产业健康发展,使老人有更多的余地选择养老机构和服务,花同样的钱办最好的事。


Copyright 2017 版权所有 吉林省保合集团有限公司 吉ICP备17003133号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